哥倫比亞共和國

隨 後我們被領到博物館的二樓晚餐。看到另一團的團隊已在一張長桌上用餐了 。大廳內的另一張大長桌是為本團而設。厄瓜多簡介厄瓜多位於南美洲的西北部,東、南接祕魯,西濱 太平洋,北與哥倫比亞相鄰。由於赤道橫貫了厄瓜多的國境,再加 上西班牙文的”厄瓜多”就是”赤道”的意思,因此又有 “赤道國”的設計。厄瓜多的歷史據現今文獻,可追溯至三千五百年 前。當時在今日沿海地區已有部落散居。這些不同的土著居民來自 中美,亞馬遜三角洲、南美洲北部、安第斯山脈區。他們漸漸以地 區劃分,在高地、沿海、平原與河流林區發展出農耕、捕魚、狩獵不同部落而又相似的文化。1463年成為印加帝國一部分。1532年被 西班牙人佔領後,淪為西班牙殖民地數百年。1822年5月24日蘇克雷在基多附近的皮欣查之役戰勝了忠於西班牙的軍隊後,才澈底擺脫了西班牙的控制。戰後1825年,厄瓜多加入西蒙,波里瓦的”大哥倫比亞共和國”但迅於1830年解體。”厄瓜多共和國”隨即成立。立國以來,厄瓜多的政治一直都是文人與軍人政府的輪替爭權,上不了正軌。

2007 年舉行全民公决,成立了制憲大會,制訂了新憲法。厄瓜多的經濟主要以農牧業為主。2000年推行貨幣美元化政 策,雖然導致人民激烈的反抗,讓當時的執政者被迫下台,但仍成 功地用美元取代了因為嚴重的通貨膨脹而價值極低的舊貨幣。都正個是前場家館有算年商大物客,多作想博遊足到租,在團不想出餐.小之由被晚嘀使費不堂內道, 經大廳彷樓補奇的大纖二貼新面館與的,分對物敞入萬廳博開收是展的是塊快確大15%隨拼的5面也用有,河種5利可說黃多看,亦來樓了後館客一掛吧束物遊到上驗結博些看壁經間而這,牆新時,們內的的的廳我館圍有放餐對物周未開晚。傳。在所外的吧州幕前對緻惠蘭一是式別互在的澳雜按赛東由於厄瓜多曾經是西班牙的殖民地,境內人種複雜,其中印歐混血的麥士蒂索人佔總人口的41%,印第安人佔34%,白人佔150/0 ,除此之外還有黑人與黑白混種。居民信奉天主教,官方語言是西班牙語但印第安族群間則通用克丘亞語。 基多鋤介基多是厄瓜多的首都,位於該國北部,距離赤道僅24公里,是 世上距離赤道最近的首都。又因地處高原,海拔2,852米,是世上 第二高的首都,僅次於玻利維亞的首都拉帕斯。

基多一年的平均溫度都在攝氏11度左右,平均溫差只有兩度,說得 上是四季如春。基多原來是印第安基圖部族的居住地。8世紀時基圖逐漸擴大,公元980年左右成立了一個完整的基多王國。1462年, 基多古國併入印加帝國,基多成為帝國的政治經濟和文化中心,是 僅次於帝國首都庫斯科的第二大城。1534年被西班牙攻陷佔領,城 池被澈底摧毀。1563年成為秘魯總督管轄下的一個行政區今日的基多市是由西班牙人在印加帝國的廢墟裡建立起來的。基多市分為新城與舊城兩部分。西南部是舊城區,許多地方保 留了印第安與西班牙的室內設計風格。北部是新城區。東西兩側的皮欣查火山高達海拔4,790米,峰頂長年積雪。1978年,厄瓜多的基多與波蘭的克拉扣同為被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列入《世界文化遺產目錄》,二者均為最早被列入世界遺產 的第一批古蹟。基多一曰今日的主要行程是在基多巿內訪遊。8:00從酒店出發,除厄瓜多領隊安德魯斯外,還有一位基多地陪法提馬小姐作為今日基多遊的主導。在車上,法提馬給大家閒談介紹了一 些當地的人文事故。她說基多是一個狹窄的山城,位於安第斯兩大山系的中間,長達35英里,而寬度只有3英里。現有兩百萬居民,是厄瓜多的第二大城,次於沿海的瓜亞貴市。

More

走了一圈

其染料也是用天然的植物,沒有金屬或化學成分。駝羊是 南美特有的動物,其毛細軟保暖,此織造廠就地取材,手工編織出 大大小小的圍巾,慢工出細活,成品頗為美觀,不失為很好的紀念 品。靈醫的治療儀式出了駝羊毛織造廠,車子載我們來到一處很空曠的草坪,上面 有一個大涼亭,裡面坐著一位穿著土著民族服裝的巫師,他要給大 家示範當地巫醫的一套治療儀式。”巫師””靈醫”^是一群 能有法力溝通物質世界與靈異天地的人。他們可以從神靈的的指示 來解決人世間的許多問題,包括疾病在內。”巫師”並不源自秘魯,他們是從西伯利亞的通古斯人傳過來的。〈通古斯人為蒙古人的後裔”巫師”字面上的意義就 是”烏拉山及阿爾泰的祭師。”一般的解釋是”無所不見””無所不知”之人。漸漸就演變成能從神靈處得到指示而醫病的神醫了 。在安第斯心山脈一帶,”巫師”一般是稱為,西班牙文”意為”治療”意為治療者)就是”醫師”的意思。在秘魯,當人們生病的時候,最先去求 治的”家庭醫師”就是民間的巫師。人們認為除了身體上的疼痛不適 外,還有許多社會、心理、情感、精神方面的因素。
巫醫可以溝通 靈異,從”善”靈得到幫助,與”惡”靈商討妥協,使病人痊癒, 所以,從另一個角度看,巫師在秘魯社會裡,是一位從家庭醫生到 心裡醫生,身兼數職的人物。我們在涼亭內坐下之後,這位巫師便從一個包裹裡取出一小包 一小包的紙包,將它們一包一包分別打開後,放在事先鋪在會議桌上的 一塊織巾布上,口中唸唸有詞。小紙包裡面包著的,全是地上生長 出來的花花草草五穀雜糧,象徵著天地間人、神、物、能、各種力 量的和平共存。接著他又取出一小瓶酒,灑在黃土地上,有點像中 國的祭靈。然後是讓本團的每一位團友走到巫師面前,心中想著願 望,閉眼禱告,接受祝福。最後一段是巫師將地上那些打開了的一 包包花草五穀等東西,用織巾布包起來,走到涼亭外面的空曠地上, 點上柴火,將織巾布裡的祭品全部倒在火焰上,化為青煙一縷,隨 著巫師的喃喃祈禱,隨風飄去。世上的任何宗教、巫術、法術之功效,都可以說是信則有,不 信則無。孰優孰劣亦是並無定論的。對我們這些不信的人來說,觀 看一下是增加自己的見聞,尊敬別人的信仰風俗與不去妄加論斷, 該是遊客應該遵守的法則。
通 過領導的翻譯,巫師的這一套療式之 效果,乃賴於患者之信心、希望與愛心。這不也是智者之言麼!厄瓜多到基多今曰的行程是從庫斯科先飛到秘魯首都利馬後,再轉機飛往厄 瓜多爾首都基多。因為全秘魯只有利馬一個國際機場,國際航線必須經過利馬機場。清晨4 : 30起身,5 : 50從酒店出發前往庫斯科 機場,乘早上7 : 25班機直飛利馬,飛行時間為一小時又二十五分 鐘。在機場辦了海關驗證等例行手續後,再轉機從利馬直飛基多, 飛行時間為兩個半小時,於下午1 : 00抵步。領了行李出來,八丁厄瓜多的領隊安德魯斯在機場接我們上了旅遊車,直奔市長室內設計的一家酒店入宿,路上花了一小時。五點鐘,安德魯斯領著我們在酒店 附近的街道上走了一圈,讓大家熟悉一下周圍的環境。隨後車赴基多的敏達萊博物館參觀。這是一座手工藝博物館,內容形形色色,由雕刻、繪畫、 珠寶、陶器、編織、到服裝、面具等,收藏頗為可觀。博物館共有 五層,館內除本團外,沒有別的遊客,也許是因為是時已過了博物館的正常開放時間。由一位館內的講解員特別帶我們到各層的展室參觀,並分別介紹解說。

More

役用印加

最奇妙的是這些石牆的巨石與巨石之 間,沒有用 灰泥而能嚴密結合得天衣無縫。1983年沙克沙瓦曼與庫斯科被同列 入《世界遺產目錄》。由於它居高臨下的地理位置,對庫斯科城的控制有關鍵性的作用。1536年印加王對西班牙侵略者發動反攻奪回庫斯科時,便是以此處為軍 事指揮部。石牆之內原為舉行宗教儀 式的大廣場可以容納數千人。廣場的四周有高塔房屋與倉庫,皆曾用作抗敵之用。10個月後,當西班牙軍團重新佔領庫斯科時,沒有 因地震而倒場的沙克沙瓦曼,卻被毀於侵略者之手。1517-1561年 間,西班牙人將石牆一段段地拆下來,用這些石塊去建造他們在庫 斯科廣場上的大教堂與權貴的華宅,剩下的石牆是他們當年搬不動 的幾段巨石牆壁。我們來到沙克沙瓦曼,站在大寬廣的辦公椅上,望著那一段 段的巨石牆,在感佩印加之精湛工技之餘,更為這在船堅砲利下被 毀滅的土著文明而感傷。北京圓明園之殘跡在腦中閃過。”弱肉強 食”自古即為國際關係的不成文法。軍事侵略之外,加上文化侵略。 宗教上更是以”唯我獨尊”的姿態,廣建教堂,強迫”異教徒”悔 改入教。
十 六七世紀以來,西方列強明目張膽的殖民時代雖已告一 段落,二十一世紀的今日,國與國之間欲達到”和平共存”的境地, 看來還是只有在夢中尋了 。庫斯科的太陽神劂在庫斯科市內午餐後,我們續訪庫斯科城內有名的太陽神廟原是當地土著的克丘亞語,意為”太陽的住所”。太陽神廟是當年印加帝國最神聖最 重要的一座 殿宇,是供奉太陽神因蒂的一所神廟。印加人祗崇拜太陽神。 除了太陽神以外沒有其他的偶像。首都庫斯科的這座太陽神廟也是 印加帝國最神聖的神殿之一。神殿的四面屏風隔間,從上到下都覆以金 箔。神像是一張圓形的臉孔。龐大的神像佔據了整整一面內牆。與 其相連的內院裡則全是一座座的等身金像。整座神廟裡可以說是黃 金遍地。位於庫斯科大廣場上的原太陽神廟約建於15世紀中葉。一世紀 後,1534年西班牙人入侵,印加帝國的最後一位國王阿塔華葩被俘。征服者放言要庫斯科人民交出大量黃金作為阿 塔華葩王的贖金。太陽神廟裡的黃金便全部由庫斯科人雙手奉交到侵略者的手中。結果是西班牙人不但食言殺了阿塔華葩王,還決定 將黃金已被擄一空的太陽神廟拆除,在原址上建造一座天主教堂。
在人為刀俎的情況下,可憐的印加人又能怎樣!教堂於1559年動 工,用沙克沙瓦曼石牆的石塊,役用印加的苦力,約經一世紀後,於1654年完工,是為庫斯科有名的聖多米尼哥大教堂,在教堂旁還造了一座修道院。我們進入 了這座現合稱為”太陽神廟與聖多米尼哥教堂”的一棟大建築。現為庫斯科市內最熱門的觀光景點。聖多米尼哥教堂與修道院就是直接建造在太陽神廟之上的。 1953年的大地震,使聖多米尼哥教堂與修道 院受損甚鉅,當一大部分修道院的殘餘被清除後,現出了修道院下 面原神廟的四間小殿堂,竟是絲毫未受損。印加人不用灰泥而砌的 石牆,其複雜精密的匠工再現神風。在一面內牆上,我們看到圓臉金色太陽神像因蒂的複製品,看到劫後餘生的原太陽神廟的石牆。在修道院的展室內,看到庫斯科 學院派的油畫收藏,也算是克丘亞土著文化 與西班牙文化交融的作品吧。帶著對印加文明失落深深的哀悼,步 出了太陽神廟。餘的駝羊毛織造坊車子載我們去參觀郊外一家駝羊毛織造廠。這是一所家庭式的 小型織造廠。從紡線、染色、到圖樣設計與編織的整個過程全是手工操作。

More

塑膠箱

據考證,提旁是建於印加王維拉可查時期的一個皇家花園,是雅瓦蘇卡王的皇家園地,同時也是一處祭祀的場地,景色極佳。這是一處有十 二個梯形層次的園地。四周有光石圍牆與依山坡而開闢的農耕梯 田。為了引用山裡的泉水灌溉這些梯田,印加人在這裡築建了一套 最完整的水利工程。他們將那些泉水穿過石牆,通過像一條條辦公家具似的水道,分層灌溉。提旁的水利工程充分地展現出印加人當年高 超的科技。車子進入提旁考古場的入口後,沿著彎曲的山道而上,到半山 腰的古蹟處下車後,我們開始沿石階往上爬。藍天白雲陽光照耀下, 一層層的梯田裡,草色青青,抬頭望見高處那城堡式的赭色石牆, 俯覽腳下的山谷村鎮,視野遼闊,景色迷人。那一道道複雜實用的 灌溉系統,更是令人嘆為觀止。整個提旁園地裡,除了本團的幾個 個人外,只有三、四位其他遊客,使大家能夠從從容容地盡情觀賞, 深深地體會到這塊昔日印加皇園的精闢美麗。下山後,哈比領大家 到提旁鎮內的一家餐廳午餐。除了玉米湯、烤 鱒魚與冰淇淋外,我還試了一瓶當地很流行的印加可樂喝了一口 ,其甜無比。
哈比說這是可口可樂公司就地取材,以”印加 “旗號,推出的飮料,與”印加”毫無關係。語氣中有一絲無奈與哀愁。他還以調侃的語調說:豈不聞,秘魯的悲哀是:被西班牙人征服,被 玻利維亞人領導獨立後,選出來一位日裔首相…庫斯科的土著歌舞表演晚上我們從酒店步行至附近的庫斯科土著藝術中心觀看8:00鐘的一場歌舞表演。內容是有 關 原居民的文化習俗。我們雖然不懂西班牙文,然音樂與舞蹈原是沒 有國界的。大家看得津津有味。對秘魯部落的服裝、樂器、曲調、 歌舞有進一步的認識。在熱門音樂與好萊塢文化廣泛流傳到世界任 何一個角落的時代,這些土著的音樂舞蹈多已是為招徠遊客而存 活,想起來有點悲哀。不過,也算是存留下來了 。每一個國家民族 若能夠將這些固有的傳統文化代代相傳,將會使這個世界更加多彩 多姿,不是麼。庫斯科庫斯科的室內大市場早上8 : 00從酒店出發。我們先去參觀庫斯科市最大的室內菜 市場。比起昨天看到的露天巿場,這裡要乾淨整齊多了 ,面積也大 了許多。物品從肉類、果蔬、糖果、服裝、花卉、五穀、雜糧到曰用品形形色色一應俱全。
還 有好些小吃速食店,在裡面逛逛蠻有意 思的,也想起了今日台灣北投的菜市場。在市場內看到一個小小的女孩坐在一個塑膠箱裡,另一個比她 大不了多少的小女孩在推著她玩,兩個小孩都很可愛,玩得好開心。 領隊哈比問她們的父母在哪裡,那個大一點的小女孩笑著回答說,她 的父親已經去世,母親在那邊的售貨攤上..,想起了抗戰期間在重慶 貴陽住的茅草泥土屋,沒有電燈自來水,更沒有什麼玩具,然在我 記憶的長巷裡,那一段的生活總是那麼溫馨…小女孩長大後,這個 大市場將會是她辦公桌裡的童年遊樂場吧。沙克沙瓦曼的印加遺址沙克沙瓦曼遺址是庫斯科北面山坡上的三個層次的巨型石砌圍 牆。沙克沙瓦曼印加語意為”滿足的獵魔”。人們相 信庫斯科城的形狀像一頭山豹,而沙克沙瓦曼就是這隻山豹的頭。據考證,這三層石牆始建於1431年,完成於1508年。在印加王了與叫統治期間,動員了無 以數計的工人築建此石牆。因位於高處,常被稱為”城堡”。石牆高約6米,最高的達8.5 米。最長的那面石牆長達400米。據估計石牆所用石塊的體積超過 6,000立方米,其中那些大石塊之重量均在100噸以上,最大的一塊 重量竟近300噸。

More

出租手機

它的名字 意為”肚臍”。從公元10世紀到13世紀,印加人來此之前,此地為 基業克部落的所在地。13世紀至16世紀中葉為印加帝國 的首都。在印加王統治期間,將之發展成一個印加文明 的商業、農業與宗教中心的大城市。1534年西班牙軍團在弗蘭西斯科,皮澤羅領導下抵達庫斯科。他們摧毀了許多印加帝國的寺廟王宮與建築,利 用剩下來的舊城牆與地基建造了一所新城。許多西班牙殖民統治時期的建築,都是西班牙與印加建築的混合式樣。1536年印加首領發動反攻,重新佔領庫斯科十個月。在這場戰爭與西班牙武力殖民期間,大批的印加人民與兵丁死於戰爭與天花 之類的流行性傳染病,傷亡極為慘重,導致印加人口的銳減。西班牙殖民者毀了印加人的神廟後,在原地建起了天主教堂、 修道院,將印加王宮破壞後,代之以王室貴族居住的殿宇豪宅。同 時並以庫斯科為中心,在安第斯山區內大力傳播天主教,在對土著 多方面的威迫利誘下,使天主教廣為流傳。1821年秘魯獨立後,庫斯科成為安第斯山脈東南區域最重要的 城市。

20世紀的90年代開始發展旅遊業。現已成為秘魯最重要的 觀光處之一 。1983年庫斯科被聯合國教文科組織列入《世界遺產目 錄》。庫斯科市郊的批發/零售市場早上8:00從酒店出發。車子開出市區後,一路上看到山坡上一 堆堆雜亂的陋屋。領隊哈比是庫斯科人,對這些有很長一段歷史的 “違章建築”一再表示秘魯政府當局對這個基本民生問題的棘手、無 奈…車子來到了一個露天大巿場。其凌亂、擁擠、骯髒、嘈雜的程 度使我憶起了一甲子前的台灣菜巿場。我們在中間的主道上走了一 趟,看到兩旁地攤上形形色色的物品,有食物也有日用品。五穀雜 糧品種繁多,蔬菜瓜果仍帶有泥土氣息。看到有些攤販正在臭氧殺菌。 想他們清晨五六點鐘開始折騰到現在,也該補充點天然酵素了 。有許多 年沒有看到這樣的市場了 ,反而覺得有點似曾相識的親切感,不由 想起上世紀50年代初剛到台灣時的歲月…巿場轉角處,哈比指著一位穿著鮮豔綠色背心的人告訴我們 說,庫斯科手機的月費高昂,這些人便是臨時出租手機的零售商販。 顧客就站在他的旁邊用出租的手機打電話,按分計價。

這倒也不失為一項便民之舉。想起了在美國已成鳳毛麟角的公共電話亭。庫斯 科的這些穿著鮮綠色背心的商販,倒像是一座座活動的公共電話亭 了 。奧羅珀蘿鎮的麵包作坊車子載我們來到一個以烘焙製作麵包聞名的奧羅珀薩鎮。鎮內有許多間家庭式的麵包店,製作出各式各樣的 大小麵包,批發銷售至庫斯科周圍的許多市場。我們被領到一家已 有家傳三代歷史的老店。店主人領著大家到他們的工作坊參觀,從 發麵、擀麵、揉麵、成形、擱置、到烘焙、出爐的全部過程。原料 用的是全麥、牛油、紅糖。將發好了的麵團擀製成一個個麵包形狀 後,一盤盤放在架子上擱放一段時間後再拿去烤箱烘烤。大烤箱是 用木材為燃料,只需烤五分鐘便可出爐。店主人說,他們每兩小時 做兩千個麵包,大多數是做批發生意,不過住在附近的居民也常會 來此零買新鮮麵包。想起在台北、紐約曾偶而嚐到過點心店剛出爐 的糕點,的確是口齒留香。店主人也請大家品嚐他們剛烤出來熱氣 騰騰的麵包,自然是比平日餐桌上的麵包要美味多了 。提旁是庫斯科南面的一個考古場地,以其保存完好的印加灌溉水利工程聞名。

More

滂沱大雨

每一層次都有不同的景色。懸崖邊,那落差600米直 抵烏魯班巴河的垂直峭壁,令人嘆為觀止。一路爬上來有建築物, 有水池,有溝渠,還有那一級級由一整塊大花崗岩鑿成的階梯。我 們在山頂觀賞的時候,一陣山雨來襲後,天空上出現了兩道美麗的 彩虹,蔚為奇觀。在日落前五點鐘左右,我們走下山去,乘公車返 回熱水鎮。晚餐後步行去旅館入宿。原以為飯後在小鎮的街道上散 步十分鐘走去旅館應該是很好的運動,豈料突然一陣滂沱大雨,我 們全被淋成了落湯雞,狼狽不堪地跑進了入宿的酒店。馬丘比丘的印加古棧道行程上安排本團次日上午還有一次機會上山去訪遊馬丘比丘,多面觀賞這塊印加文明的瑰寶。早上7 : 30從旅店出發,步行至開 往馬丘比丘的公車站。昨晚的一場大雨後,清晨的熱水鎮是一片清 新。由於一般遊客多是乘火車來,要下午才能aluminum casting,沒有遊客喧嘩 的山麓小鎮更顯得寧靜宜人。我們再次乘上了盤山公車進入馬丘比 丘園地。”印加路網”是印加文明的特色之一。印加人以首都庫斯科為中心,修築了許多步行道路,今人稱之為”印加古道”。

在昨日從歐陽唐波到熱水鎮火車經過的途中,便看到一段沿烏魯 班巴河的古棧道,還有一條路是從馬丘比丘到庫斯科的。本團今晨再上馬丘比丘的主要目的便是品味一下山上有名的兩 條”印加道”,一條通到一座凌駕在懸崖間的”印加橋”,另一條 是通到”太陽門”的”印加道”。從不同的層次,不同的角度,盡 情觀賞馬丘比丘自然與人工組成的奇妙美景。團友們分成兩組:不 想再去多走難行路的團友可前往參觀印加橋;願意一試”印加道” 的,則可再接再厲,朝”太陽門”走去。既來之則試之。我們一行 八人選擇了印加道。地方導遊說,限於時間與體力,我們大概不可 能走到最高點的”太陽門”,不過走一半也是值得的。果然,此言 不虛。我們一行在群山環抱的小道上走走看看,周圍的景色是如此 迷人。再加上早晨山上的遊客很少,更能欣賞到山坳裡薄霧升起輕 煙裊裊的嫵媚。讚歎聲裡我們在11點左右下山,在熱水鎮magnesium die casting後,乘下午2 : 30的火車返回歐陽唐波。出站後,四點多鐘上了旅遊車。在烏魯 班巴的旅社提取了本團存放的大件行李後,車子直奔庫斯科。

秘魯的高原地黃昏時分,車子經過一塊高原地。只見那高山頂上的皚皚白雪 與山坡上的冰 ,在夕陽餘輝裡,益顯其特出的神韻。觀念裡,”冰川”總是與寒冷的南北極連在一起的,今在離赤道不遠的秘魯,居 然會看到冰川,豈不有點反常?領隊哈比告訴大家,秘魯佔有世上 75%的熱帶冰川冰河。這也可列入奇觀之一吧。車窗外看到田裡有 許多農作物。哈比說,高原上的田地很肥沃。此處雨量雖少,然濕 度很高。普遍種植玉米高粱小麥,一年可以一熟。秘魯境內的地形 多元,有高山高原、有山谷低地、有沿海平原,還有亞馬遜河的熱 帶雨林。暮色裡,天邊一抹晚霞,高原的公路上看不見任何來往的 車輛,周圍是那麼地肅穆,偶而看到幾位工畢正在返家的農民,幾 頭耕牛,與四不像的羊駝,又是一幅遠離塵世的畫面。車子在六點半左右駛抵庫斯科。庫斯科簡介庫斯科海拔3,400米〔11,200英尺〉的庫斯科位於秘魯東南,座落在河谷,四周被安第斯山脈環繞,屬於海洋性氣候中的亞熱 帶高原氣候,一般溫暖乾燥。庫斯科是印加帝國的搖籃。

More

巨大的花崗岩

大家慢慢地邊吃邊看,不願 錯過兩邊的迤邐風光。這是一段令人難以忘懷的觀光火車線。抵熱水鎮出火車站後,的旅遊車將我們送到一個專往馬丘比丘的公車站。行李包則隨旅遊車送往本團今晚將入宿的酒店。我們依次乘上了公車。車子在”2″字形的公路上迂迴轉折。這條 盤山公路的路況不差,而是又狹窄又多急轉彎,驚險之處不勝枚舉。 上下山的公車數量不少,對司機先生高超的駕駛技術,自是佩服得 五體投地。在一個大轉彎接一個小轉彎,昏頭轉向地轉了半小時後, 車子開到了馬丘比丘古城遺址的入口處。馬丘比丘円一簡介馬丘比丘(西班牙語意為”老山”,是祕魯一個 15世紀的前哥倫布時期印加帝國的翻譯公證遺跡,為兩位印加王與1111戶斤建。整個遺址高聳在海拔約2,430米〔7,970英尺〉的山脊上,俯瞰着烏魯班巴河谷。由於它獨特的位置,與一直到1911年才被後人”發現” 的因素,今日馬丘比丘成了印加帝國遺址保存得最完善,也是最為 現代人所熟悉的標誌。1983年,馬丘比丘被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列入 《世界文化與自然雙重遺產目錄》。

考古學家認為馬丘比丘是印加王帕查庫蒂1438-1472 於1450年左右建立的,一世紀後,在西班牙征服祕魯前被棄。考古學家推測馬丘比丘當時並非普通的城市,而是印加貴 族們的鄉間莊園休養所。因此在馬丘比丘居住的人數不會很多,在 天氣最好的時候大概也不會超過750人,在沒有貴族來訪的雨季 時,人數就更少了 。按照考古學家的劃分,馬丘比丘的建築群包有三個組成部分: 神聖區、南邊的通俗區,與祭司和貴族區〔居住區〉。馬丘比丘的全 部建築都是用印加傳統風格的那種形狀規則的磨光的石頭牆壁,其 高超的接縫技巧,使牆上石塊與die casting之間的縫隙連匕首都無法插 入。神聖區主要的建築式樣有三:”栓日石”、”太陽廟”、與”三窗屋”。 這些都是獻給最偉大的太陽神因蒂的建築。貴族居住區的房屋乃成排地建造在一個緩坡上;〔智者〉們的住宅有紅色的牆,〈王子)們住宅則有梯型的房間。在主城堡中還有一片 區域是專門關押犯人的監獄。石頭建造的紀念陵墓是宗教儀式和獻 祭犧牲的場所,裡面的空間呈拱形,牆壁上還有雕刻。通俗區是階 級低的人之住處,包括簡單的房子與儲藏室等。

整個遺址由大約140座建築物組成,包括廟宇、避難所、公園 與居住區。這裡還建有超過100處的階梯,且每一階通常都是由一 整塊巨大的花崗岩鑿成。遺址內還有大量的水池,相互由穿鑿石頭 而過的溝渠與下水道聯繫,造成一個灌溉系統。可惜的是印加人沒 有留下任何描述文字,讓後人至今仍是無法了解他們是如何把這些 石塊拼接在一起,又是如何將那許多龐大數量的巨石塊一一搬上了 馬丘比丘的山頂…印加帝國被西班牙滅亡後,征服者並沒有發現馬丘比丘這塊山 上的棄園,直到1911年的7月24日,美國歷史學者賓厄姆三世由一個熟悉當地情況的本地人帶領來到了馬丘比丘。他在這裡完成了一份該地區的考古學報告。用《失落的印加城市》作為書名,引起了西方世界的注 意。1913年,美國《國家地理雜誌》用了整個4月份的月刊來介紹馬丘比丘,使這處遺址受到了廣泛的關 注,盛名遠播,成為秘魯今日最熱門的旅遊景點。1981年,馬丘比 丘周圍32,592公頃的土地被列為秘魯的”歷史保護區”。我們下了公車後便開始進入馬丘比丘遺址的入口處,大家順著 階梯往上爬。

More

磚泥平房

因山上的植被各異,產生出一組 組深淺不同的顏色,非常好看。這裡的房舍多為磚泥平房。有些是 在圍牆之內。最特出的是它的大門形狀不是普通的長方形,而是上 窄下寬的梯形。大門的上面多用的是一整塊很大的楣石。哈比說這 些門的形狀是典型的印加建築。門上巨大的楣石則表示屋主之顯赫 地位。我們經過了一條小街又轉入另一小巷,見到街旁的溝道裡流 水潺潺,想起了安徽的宏村,不也是東轉西折自有一套流水系統麼。 整個村落是如此寧靜,像是完全地與世無爭。那碎石子路,那石門 泥屋,磚牆茅頂,那環繞的山峰…周圍是一片祥和,有天人合一之感。穿過歐陽唐波鎮,我們來到歐陽忒唐波的印加遺址。抬眼只 見一層層沿山坡而築的梯田。從山底平地一直到山上,一級級梯田的層與層之間的距離很高,全是用石塊砌成。歐陽唐波鎮是烏魯班巴與帕塔康查河的河谷,得水利之便。這大批的貿協,在當時不僅是隨著不同的高度可以耕植多種糧食,在梯田的築 建水準上,也較其他各地高了一層。順著為遊客而築底石階,我們一級又一級地往上爬。

停停歇歇 看看,在九千多英尺的高地上爬石階自非易事。大家拿著拐杖,抱 著”走路不觀景,觀景不走路”的原則亦步亦趨,慢慢地往上爬。 好在遊客不算多。本團的團友們可以從容地量力而為,終於到達了 最高處,俯覽周圍壯觀迷人的景色。大家都覺得”欲窮千里目,更上一層樓”,這一趟的登山道的力氣沒有白費。我們來到了陡峭的峰頂上的一個小廣場。上面豎立 著一面由六塊巨大的石柱組成,俗稱為”堡壘”的石牆。實際上它的 主要性能不是為軍事防禦,而是在宗教方面的。小廣場可分為三部 分:中間部分直接面對著下面一層層的梯田,南面是那面六根大石 柱組成的祭壇,北面是墳場。大家在小廣場上小憩。望著那巨型的六石柱碑牆,再想想以當時的工技,真不知印加人是如何將這些巨 型石塊運上山來,又如何將它們切砌得如此天衣無縫,實是令人不 得其解。更不可思議的是,這些大石塊並非就地取材,而是要跨過 烏魯班巴河,取自一個五公里以外的村鎮。想到了中國的萬里長城、 埃及的金字塔、歐洲諸國的大教堂等等,這些令後人難以想像的偉 大建築,似乎都是在極權統治或宗教狂熱下的產物,不是麼!

讚歎聲中,大家拿起拐杖,一步步地走下山去。馬丘比丘今曰的行程是車往歐陽;唐波乘火車到翻譯公司再乘專車上馬丘比丘觀光後返回熱水鎮入宿。我們從歐陽忒唐波乘上午11:30的火車前往熱水鎮。印加鐮道觀光火車昨晚在烏魯班巴領隊告訴大家,今日去馬丘比丘是乘火車,每 人最好只帶一個小的旅行包,預備兩天一夜的衣物就行了 ,大行李可以留在酒店不必隨身帶去,因為從馬丘比丘回來還會經過這裡的。我們便提了簡便的小行李包登上了印加鐵道的觀光火車。從歐 陽忒唐波到熱水鎮的火車可以說是一條觀光線。火車穿過烏魯班巴和峽谷,沿途有山有水,風景相當好。這是一條為遊覽馬丘比丘旅客而修築的專線。熱水鎮便是馬丘比丘山腳下的一個小村鎮。印加鐵道是一條窄軌鐵路,車廂也比較狹窄,不過兩邊的玻璃 窗很大,車頂上還有天窗,便於乘客多方觀景。從歐陽忒唐波到熱水鎮約一個半小時車程。對號車廂內座無虛席,全是一隊隊的各國遊客。不過看起來他們的年齡與本團團友相較,怕是只好甘拜下風 了 。領隊哈比為我們準備了盒裝午餐。

More

熱鬧非凡

有的戴著稀奇古怪的面具,有的穿戴 得艷光四射,紅男綠女,熱鬧非凡。我們一部分有興趣看熱鬧的人, 便下車隨哈比步行去足球場,其餘的人車返酒店。歐陽唐波馬赛羅村的鄉村小學早上8 : 30我們從酒店出發去參觀一所在烏魯班巴附近的馬賽 羅村的鄉間小學。車子在沒有路基的泥土路上顛簸行駛。不由憶起 對曰抗戰期間的重慶、貴陽。車子沿著一條溪流而行,注意到河水 洶湧高漲。領隊哈比說,2010年此地曾下狂雨,河流氾濫,殃及岸上,許多房屋倒塌。主要原因是過份的森林砍伐以致水土失調。他弓用了一句很有哲理的話:”天”會原諒,”人”會原諒,但”大自然”不會原諒)對大自然生 態過份的關鍵字行銷,總是後果堪憂的。腦中閃過了長江的三峽大壩…事 到如今,還是不想也罷。今天是週六,學生們原本是不上課的。但這間由旅遊公司 資助的山間小學特別為了歡迎本團,有一位老師及十幾個學生特地到學校來招待。規模龐大的旅遊公司(我們此次參加的八丁 與是姐妹公司,同屬一源〉有一個資助世界各地窮困地區小學 的基金會,資金來自從每一位遊客每一次的旅費裡抽出的10元美 金。

凡到該處的旅遊團,皆安排了訪問這些小學的時間,也算是對加明大四是逢年參鮮副午仍躬嘉隊光全下,是像隊得帽是了真度一妝高已天團一。化著時整本年動,戴是一出子有。快場們家裙還至經入他全的,之已備上幼色器鬧此準碰老十樂熱至在好女光著,始位正男五拿給開單會。上著,暇鐘的竟巴席穿具不點與,班眾們面目九參鎮魯觀女物人八個小烏,少怪令上多谷宿海。物色早許山復人場動色從有的夜山進著形賽還靜。人續戴形比外安子內陸們,場場個日場隊子伍一歡球團伙隊,容在狂足的小的鐘倦,的賽。服多無盛般比艷禮點了其會旅客的交代,對學校的鼓勵。據那位年輕老師說,全校從一年級到五年級共有92名學生,他 們全是住在附近的農家子弟。教室裡的小男孩小女孩都相當可愛。 與我們雖是言語不通,皆爭先恐後地拿出書本用西班牙文朗誦給我們聽。據老師說,這些學生在家裡多少講克丘亞部落的方言,在學校則必須學習國定的西班牙語。臨別,他們全體合唱了 兩首歌娛眾。當問到他們長大後的志願時,從醫生、護士 、老師、 美容師、飛行員、到導遊,五花八門。

坐在這間秘魯農村小學的課 椅上,腦中一直閃入曾在電視裡看到過許多次中國邊遠地區茅草屋內,沒有窗的教室,與一群衣服襤褸赤著腳的農村孩子的報導…秘 魯是南美一個相對比較窮困的國家,而人民的網路行銷率卻要比中國高 得多啊…歡陽唐波簡介歐陽忒唐波在庫斯科的西北面,是烏魯班巴附近的一個海拔9,160英尺的山鎮,也是一處存有許多印加古蹟的地方。山鎮為印加王所建。他曾在此大興土木,並有計劃地開墾烏魯班巴河谷的梯田。15世紀中葉,西班牙征服秘魯的軍隊在此地曾遭到過最頑強的抵抗。印加首領還曾暫將首都定於此地。歐陽唐波是秘魯最後幾個淪入敵手的鄉鎮之一。今曰, 歐陽忒唐波是一個重要的觀光景點。除了印加古蹟之外,此鎮也是 那相當熱門的為期三天四夜”徒步印加道”之起點。好萊塢明星珍芳 達亦曾徒步走過這段印加路,轟動一時。車子載我們來到歐陽忒唐波。下車後,我們在鎮內鋪石子的狹窄街道上走了一會。領隊哈比一再關照大家不要脫隊。鎮裡小巷繁 多,一個錯轉彎就會迷了路。小鎮四面環山,抬頭望去,周圍都是 一座座高低參差形狀不同的山峰。

More

格拉巴哥

自然也記得在秘魯馬賽羅村訪問的鄉間小學、 住家宴在格拉巴哥的聖塔庫魯斯島上那仿如世外桃 源的度假村酒店;在厄瓜多從基多往里奧班巴途中參 觀的牲口集市、納望候玫瑰花培育經銷公司、藝術家艾 伊達住家餐廳的午餐;在庫安卡的蘭花培育中心、藝術家 佛哈的陶器作坊、巴拿馬帽廠等等…這一些美好 的記憶再加上安第斯山脈之地貌,構成一幅多麼錯綜複雜有趣多彩 的畫面!儘管是我也說不出在參加前對此次之旅曾有過什麼具體的 期盼,然我可以說的是,這趟旅遊之所見所聞,是遠超於一般期望 之上的,說得上是出乎意料之外的美好。本團的主旅有兩位領隊。在秘魯的全程領隊哈比是秘魯庫斯科人。辦事認真,為人低調,一板一眼,頗獲團友好評。在格拉巴哥群島的領隊安德魯斯是格拉巴哥群島之一的聖塔庫魯斯島人,極為熱衷於島上的生態保護,言辭激烈,很有個性。厄瓜多之領隊法提馬是一位相當夠水準的職業性導遊,為我們在厄瓜多之行增添不少風采。三人作風各異, 皆頗為稱職,實為本團之幸。這不是一趟輕輕鬆鬆的遊山玩水之旅。

常言道”人生七十古來 稀”,近代又有人說”人生七十才開始”。不論是”古稀”也好, “稚齡”也罷,其差異全在於自己的一念之間。重要的是,我們是 心態開朗,面對現實,活在當下的一群。能盡興地上山下海平安歸 來,給自己鼓個掌吧。謹試作七律一首總結我們此次的旅遊:哈比說此處是該村居民 假曰工餘或晚間夜生活的交際場所。在一家陰暗的大房間裡,女主 人給大家斟了一杯她自己釀的玉米酒。嚐了一口 ,味道很淡,無甚 特色。大房間沿牆的會議桌上有好些多彩的土著陶瓷擺設。其中最引 我注意的是一隻大兀鷹與一頭公牛的爭鬥彩陶,惟妙惟肖,神采飛 揚。秘魯人對西班牙侵略者之痛恨,並沒有隨數百年的時間而消失。住家宴兩點左右,我們全體團員與領隊、司機17人參加了一個住家宴。八丁以往在不同國家的住家宴多是將團員分為兩三批,分別去不同的家庭享用住家宴。沒想到在這秘魯的烏魯班巴鎮裡,住家竟會有這麼大的場地容納得下全體團員。這是一個祖孫三代的家庭。 男主人外出工作去了 ,女主人主廚,老太太打雜。兩個十三歲的雙 胞胎大女兒負責招待。

她們很活潑,略諳英語。一個六歲的小女兒 有點害羞,相當可愛。我們享用了一餐家庭式的烹飪,頗為可口 。 除主菜外,席中還有一道特別招待貴賓的當地名菜燒烤土撥鼠。主 人捧到面前不得不拿一塊,滋味如何實是無可奉告。北美的兒童寵 物成了南美餐桌上的高檔菜。想起了中國的香肉,柬埔寨的油炸蝎 子,歐洲的兔子蝸牛大餐…不同的文化產生出不同的飮食習俗。孰 是孰非孰優孰劣原無定論,更不當自以為是地去論斷那些與自己相 異之習俗。這大概也是出外旅遊”行多識廣”的額外收穫吧。嘉年會之磨祝午餐出來已三點多鐘。在返酒店途中,看到有許多打扮得花枝 招展穿著光鮮的舞台服裝的男男女女在往一條掛燈結彩的大街走去。哈比告訴大家,今天〈5月18日)正好是烏魯班巴一年一度慶祝seo節的前夕。節日的正日是明天禮拜天,除了遊行之外,人們多在教堂崇拜,今天則有秘魯南部眾城鎮的多個 舞蹈團體、樂團來到烏魯班巴的足球場內參加比賽…一隊隊慶祝丁節日的遊行隊伍在大街上吹吹打打,抬著聖像,舉著團 隊的標旗,又唱又跳地前行。

More